【学术声音】禅宗与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2017-05-10   浏览次数:0


摘   要

禅宗的顿悟和超越精神可以调整人的价值观念,提高人的精神境界。禅宗心理治疗的基本方针和目标是在帮助有心理障碍的人,能够面对现实生活环境并尽力调控自我。借助禅宗,认识和越超自我,树立健康的自我心理意识,是禅宗心理治疗的基本功能。

关键词

禅宗;自我意识转换;定慧双修;神经质症

 

 

 

  继2002年“9·11"事件后发生多起炭疽病邮件致病事件,使得整个美国陷入恐怖之中,广大民众精神紧张,心理障碍与神经精神疾患大大增加。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Judy Kuriansky博士、心理治疗专家,在接受我国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曾说,当前美国各州都很重视受恐吓群众的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
 
他们除了使用西方国家心理医生和精神科专家常用的各种理论和方法以外,还特别采用了我国老子“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论和禅宗的自然疗法。这令人想起日本在上个世纪,特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也特别使用了禅宗理论和以东方文化为基础的森田疗法
 
禅宗是公元六世纪,在中国道教和儒家思想的影响下,中国化佛教的一个分支。其理论带有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
 
禅宗的实际奠基人慧能禅师(638-713)的《坛经》是他的弟子法海记录整理的,仅次于释加牟尼佛当年说法的第一部《心经》,是禅宗的基本理论专著。禅宗的禅是一种文化思想,也是一种追求人生理想境界的独特方式。
 
禅是“禅那”的简称。“禅那”是梵文dhyana的译音,意思是“集中”与“观照”。禅的精神实质就是顿悟与超越。顿悟是一种非逻辑的直觉思维方法,它是在渐悟的基础上产生的,是长期实践学习,定慧双修的结果。禅宗的超越精神可以调整人的价值观,提高人的精神境界。
 
禅的解脱是净化社会与人生的必由之路,是老子“道法自然,返朴归真”和孔子“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的理想境界。为了要达到“至善境界”,儒家的修养也要经过“知止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定,定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的过程。儒家认为,一个人只有“除私去蔽”了,才能“明心见性”,才能把个人独立完善的人格和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统一起来,才能克服社会动乱与危机给个人造成的心理障碍。

 

 

心理治疗的基本思路和核心目标在帮助有心理障碍的人,在良好的医患或咨客关系的基础上,塑造一个尽可能完善,坚强,能够面对现实生活中各种困难的自我意识(个性的意识倾向,个性心理特征是核心)。
 
它一方面要解除已经形成的心理困惑、矛盾与冲突,另一方面还要减少,以至铲除心理问题产生的根源。为此,心理医生必须引导来访者从日常生活中的自我生存状态进入超越自我的生存状态。
 
人生是快乐的。人生能否享受快乐,关健在于态度,在于与时倶进,转变观念,变革自我意识。禅宗认为“境由心造”、“貌随心移,心随境迁。”心物统一才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
 

 

变革自我意识的第一步就是引导来访者探求意识的本体,而不纠缠、执着于个别意识的内容和对象上。禅宗的心理疗法认为:来访者一旦能够区别开意识的内容和本体,体验到意识本体的存在,心理治疗就可以转入下一步:引导自我意识的转换
 
先让来访者从观察自己的机体及其状态的意识入手,逐渐转换到肢体活动状态的认识,以及对自己的思维、情感和意志等心理活动的意识,然后再在上述自我体验的基础上,转入自我评价、自我控制等高一层的意识
 
最后,再从上述意识的内容和对象转入意识的主体,即个性的意识倾向性。一旦来访者能从意识的本体出发,将自己与烦恼分开,他便会感觉到超然物外。这时候,他轻松愉快的头脑感受他的自我体验。他一旦认同意识的本体为真实的自我时,原有的心理障碍问题就不再与自我相矛盾和冲突了。这种建立在禅宗理论基础上的心理治疗,常使来访者的自我意识跳出心理问题之外。
 

 

 

禅宗式的心理治疗,适用于文化程度较高或对东方文化有些了解的人群,对于一般的民众,只要对人生具有较好的领悟能力,也很容易接受。禅宗自然疗法的适应症主要是强迫症、恐怖症、抑郁症和焦虑症等
 
 
但由于它偏重于意识本体问题,对适应症要求不严。无论哪一类心理问题,只要来访者愿意与心理医生合作,能够领悟并深入体验自我意识的转换,认真保持其转换,就能取得疗效。
 
在具体的治疗方法上,禅宗常用的是“听其自然法”和“当头棒喝法”。前者在“道法自然,返朴归真”的思想指导下,尽力利用自然环境的空旷、宁静、清新的有利因素,以减轻和放松来访者的精神创伤和压力。在顺应自然中,逐步转换并完善自我意识。
 
而后者正是历代禅师为了让徒弟中有些过于执着,已把自己活泼的心智锁进了牢宠的人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以便更好地主宰自己的行为。德山禅师用“棒打”,临济禅师用“喝斥”,以引起学徒的震惊和醒悟,使他们不再默守陈规和陋俗。
 

 

 

禅宗的修炼与现代心理治疗虽有差别,但两者都致力于减少人的精神创伤,改善人的精神境界,只是方向与侧重点不同:一重本体,一重对象;也有运动与静止、现象与本质个别与整体的区别,但在对立中统一,表现为融合。
 
具有神经质症状的人,在思想感情上,常常绝对化,概念化,要求十全十美,或把事情看得糟糕透顶等等。对待这种习惯于定向思维,而不善于做多向思维的人,便须棒喝,以激发其智慧,促使其醒悟。
 
禅宗的理论在20世纪初日本的东京、大阪、滨松等地由钤木大拙和森田正马(Morita Shoma 1874-1938)深入探讨,并广为宣传。美籍德国人艾利克·弗洛姆(Erick Fromm)还和钤木大拙合著《禅与心理分析》,描写人生的意义,并用禅学与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去解释广泛的社会问题。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的20年代初,日本慈惠医科大学森田正马教授由于早期就受到中国禅宗文化理论影响,开创并用了禅宗“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治疗方法,现已被国际公认为一种有效而具实用的心理疗法。在我国,1992年召开了首届森田疗法研讨会。
 
1994年4月底,第三届国际森田疗法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来自世界上14个国家的300多名代表,就森田疗法的研究和应用进行了探讨,但并没有溯源到我国的禅宗理论,所以本文在此特别强调森田疗法来自我国的禅宗理论
 
森田疗法主要适用于治疗神经症、抑郁、自卑、焦虑症、疑病症、恐怖症及植物性神经失调等类身心疾病。这种症状的形成机制正是由于病人的疑病素质的存在,在偶然事件诱因的影响下,通过精神交互作用,而形成的神经质症状。而神经质症状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病人总想以主观愿望控制客观事实,从而引起的精神拮抗作用的不断加强。
 

 


总之,森田疗法的着眼点,在于理解来访者的疑病素质,启发他的求生欲望,打破他的精神交互作用,消除思想矛盾。
 

 

 

因此,森田疗法的治疗原理,正是中国禅宗理论的“顺应自然”和“为所当为”。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心理学网络学堂”
文章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MTM1MjU1Mw==&mid=2247487752&idx=1&sn=50677ec92264fe05b0bd6f5c4a7a6b39&chksm=e8a4208edfd3a9980460c8337a0e9aa00f39c3463b2fcc3afb1593faf1ef9b0ee97ed7e89b25&mpshare=1&scene=23&srcid=0313gwQtjFGQPha7TFhAqQn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