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自闭症儿童

发布时间:2019-03-15   浏览次数:25


如何读懂自闭症儿童?

 世图心理


注:部分图片源自与网络


如何读懂自闭症儿童

现场活动实录


2019111日,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北京大学自闭症治疗专家易春丽老师和北京中医药大学自闭症治疗专家周婷老师,并邀请世界图书出版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总编辑申作宏与两位专家进行了对谈,请她们为我们解读“自闭症”这个令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疾病。



下面给大家分享现场活动的文字实录,来看看两位专家怎么说。




什么是自闭症?



申作宏:



今天很荣幸能跟北京大学的易老师和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周老师一起来分享她们对自闭症儿童的心理咨询和治疗的一些看法和观点。因为我们即将要出版一本新书——《亲密不再遥不可及》。



这本书是易老师多年来对自闭症儿童进行的心理咨询的一本实录。很多人对自闭症的了解和认知是从影视作品开始的,比如《星星的孩子》、《雨人》、《自闭历程》、《海洋天堂》等等。这些影视作品在播出之后的影响都是比较大的,而且可以说让我们看到了自闭症儿童还有自闭症患者的与众不同。



他们内心特别简单,但是对外他们是封闭的,这也对他周围的人包括他的家庭带来了很多艰辛和痛苦。但是我们一般人其实对自闭症不是特别了解,今天呢正好两位专家在,我想请问一下,自闭症究竟是怎样一种病?它有哪些基本的特征让我们能够辨识?






周婷:



自闭症就是一种儿童的这个婴幼儿疾病的一种这个广泛性的发育障碍,那么它主要的核心症状呢第一个主要是在社交方面的一个缺陷,他们不怎么跟人互动,然后在与人互动的过程当中会有一些比较回避的表现。第二就是他们会有一些比较刻板的动作和行为,还包括说一些比较狭窄的兴趣,这个都是和一般的孩子有非常明显的差异的。






为什么说亲密遥不可及?



申作宏:




我想问一下易老师,就是这本书为什么取名为《亲密不再遥不可及》,特别强调了亲密这个词?





 

易春丽:




因为自闭症儿童最核心的损害其中一个就是他们的人际有质的损害,那人际关系里面质的损害就是他跟父母之间就是没有这种亲密的依恋关系,而我们要做的工作是最核心的就是针对这个部分去做处理。现在我们在市面上看到的很多干预行为,很多都没有触及到这个最最核心的部分,都是在最边缘的部分在走。




比如说他们想减少他们的刻板行为,他们的问题行为,但是并不能因为减少了这些东西,他们与他人的亲密感就会变好。那我们最核心的部分,我们是要先做优先处理的。而我们起这个题目的时候就是那个遥不可及,实际上是说他们这个亲密感的损害极其的疏远,家长都会觉得说他们是天上的星星,这个感觉就有多遥远,那我们要想办法说跟他建立这种最基本的亲密关系,才是他康复里面最重要的一步。





自闭症儿童的亲密是什么样的



申作宏:



所以这是我们起题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这个理念。那么我现在想问一下周老师,就说刚才易老师说的那个亲密,那么在咱们这个治疗过程中或心理咨询过程中,它有哪些具体的表现?或者说这个自闭症儿童和他的家长或者父母的亲密的表现有哪些?





周婷:



这个我觉得其实大家在日常生活当中都会有这种关于亲密和不亲密的一个一般的体验。比如说这个孩子他在比较小的时候,他会对他的母亲有很多的这样依恋的行为,比如说会想要一直跟母亲待在一起,然后会有很多亲密的动作,会有很多语言,还包括非常亲密的互动。




但是在自闭症孩子的身上,他们可能这一块是缺失的,父母就会感觉跟这个孩子待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那种被需要地感觉,或者是说这个孩子好像他在他自己的世界,他没有那么需要你。所以这个亲子关系它是比较疏离的。那么很多研究也会发现,如果去研究自闭症儿童的依恋关系的话,自闭症儿童的依恋往往是以回避型依恋为主的,也就是说他们不会主动的想要去跟父母表达他们的需求,然后他们也不会跟其他孩子一样,体现出对父母的依赖。





易春丽:



我再稍微补充一下,哪些东西算亲密?比如说小朋友喜欢你吗?喜欢你他会不会经常看向你?正常的儿童,他一般都是追逐人脸的。但是你去看自闭症的儿童,他是回避人的脸,他基本上不看人的脸,最重要的是不看人的眼睛,这样的话他就会损失非常非常多的信息。然后亲密还包括什么,比如说他愿不愿意跟父母拥抱,比如说他要求抱抱,或者是他去抱抱父母。那很多自闭症小孩家长说他们抱孩子的时候,那个小孩都在他们身上是扭动的,就是不愿意被他们抱,不愿意让你去触碰他。然后他也没有什么求助的这种欲望,然后他也不会担心说他会不会走丢。




如果是正常的孩子,在比较正常状态的话,在一个商场里,他会不停的盯着爸爸妈妈,怕走丢了。但是对于自闭症小孩来说他是无所谓的。他觉得跟谁也不亲,跟爸爸妈妈也不亲,跟其他人也不亲,所以这个亲密有很多的这个相关的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才是真正的核心问题。包括说他做的好的东西,他会不会展示给你看,这种展示就是分享,他是要让父母也得到确认感,让父母在养育的时候也有成就感。但是自闭症儿童就缺失了这个部分,而我们要先做的东西是要修复这个核心的部分。




印象深刻的一次咨询



申作宏:



当时我看到易老师这个书稿的时候,就有一种特别震撼的感觉,因为这本书易老师写得特别好读,文笔特别细腻,而且充满了温情。这本书是她做咨询的实录,确实是最原始的记录,真实地记录了每次为自闭症儿童咨询的过程,也真实地记录了自闭症儿童的一些特点和他们的表现。今天我正好借这个机会,也想请易老师给我们能不能简要地介绍一次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咨询案例。





易春丽:



比如说这个小朋友我让那个他拿我的一个闹钟,我让他把这个闹钟拿给爸爸,实际上他是不愿意的。所以我中间动员了他好多次,你就会发现我的指令它其实是不太能够听得懂的感觉。然后最后他执行了以后,把这个闹钟递到爸爸手里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就做了一个侧转,就整个这个头也转了一下,然后让自己的目光能够不看向爸爸。




就是你看到这个亲密的损害里面就是一个瞬间的变化,就能看到这个特点是什么。然后会随着这个康复的过程,因为那个爸爸做得非常好。我们在第三次咨询的时候,那个小朋友就已经敢跟爸爸有一点点对抗了,他吃饼干的时候,嘴上抹的都是油,然后那个渣他就往他爸爸身上蹭,然后就特别高兴。你能看到这个里面其实带有一点点亲密的味道,又带有一点点攻击的味道。然后在我做咨询里面,那个爸爸就会也动手在孩子身上蹭,然后结果那小朋友就跑了。像我在咨询里面就这种很细节的动作,我就会告诉爸爸说你这个动作太大了,本来你应该让他蹭的时间越长越好。但是如果你动作太大的话,幅度太大,他就跑了,然后这个结果就是让这个亲密的时长不够,那我们要不断地去强化这个过程。




后来那个爸爸就做得非常好,我们在第七次咨询的时候就能看到那个爸爸跟那个小朋友玩游戏。他俩都是站着的,然后小朋友就拿手像打拳击似的打他,但是爸爸一点还手的意思都没有。爸爸稍稍有一点动作的时候,他儿子说你别动手,他还限制一下他爸爸,然后你就会发现这样的一个流程就会做得很流畅,就是我们在那个过程里面是很细节的交付,应该怎么去做,然后那这样的一个过程里面,有的时候也是需要安抚父母的。就是比如说像这次咨询,我在第二次的时候并不是第一下看着爸爸动手强度大,我就会告诉他,我会鼓励他说这个是一个亲密行为。但是我第一次如果就指出父母做得不好的话,他们就可能会觉得被指责。我可能在很后边的一个位置上,在关系很好的时候稍微说一下,那个父母很聪明的,基本上你能说到位,他其实就能琢磨明白,后期他就能做到位。有的时候是因为我们可能指导不到位,他不知道怎么做。如果他知道的话,这个东西还是挺好操作的。



关于自闭症的治疗方法




申作宏:



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老师讲的比较简单。其实刚才通过易老师讲的,我感觉这本书也会带给读者身临其境的感觉,能够让人产生同理心。确实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他的家长啊包括其他人都想去了解、去关心、去关怀、去帮助他们。大家也知道,咱们国家自闭症治疗的理论的很多方法,大多数是来自西方的,然后国内这方面的书呢翻译得非常多,那么我想请问两位老师,你们在心理咨询和治疗这个领域深耕了多年,你们对目前时下的这些治愈方法都有哪些了解?是否能够介绍一下?另外,这些西方的治疗方法,是否适合中国的孩子?老师在这个书中提出的一些方法,是否和这些方法有什么区别?






周婷:



我来先介绍一下现在自闭症的一些主要的干预方式,那么目前来说最传统可能也是最主流的方式就是行为治疗,或者我们会称为ABA,也就是应用行为分析。这种方法呢它可能更多的是去教自闭症孩子一些具体的技能,比如说他们有语言的问题的话,怎么样去发音,怎么样去说一些具体的话,然后如果他们有一些运动方面的不协调的问题的话,怎么样可以更好地去纠正,并且说教给他们一些简单的生活技能,所以是从这种行为获取的这个角度去出发,那么它的方法就是传统的行为治疗当中的强化,它可能会把一个任务拆成很小很小步骤,然后一点一点的让你去获取这种技能,那么过程当中呢如果你做得好,那么他会给你一些奖励,通过奖励的方式把你这种行为固定下来。如果大家有养宠物的话,有的时候训练小狗就会用这种方法。那么这种方法其实在中国市面上是最多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比如说现在也会有一些游戏治疗。然后有一些专门针对社交技能的一些的其他的干预方式,包括说类似于像我们易老师的家庭治疗的方式。那么现在其实国外也有相关的研究在进行。比如说去年我就有看到英国的团队,他们也是采用这种改善亲子互动的方式来改善自闭症儿童的症状。他们也是像易老师那样,通过分析视频,然后教父母怎么样可以加强跟孩子的互动。通过改善父母养育行为的方式来提升自闭症孩子的功能。所以现在总体的干预方式是慢慢地从ABA的这样一种一家独大,慢慢地会变得更加的多元一些。然后易老师的这个家庭治疗的方法,就由易老师自己来讲。






易春丽:



好,我来说一下我的方法和主流的方法最大的区别在哪。现在主流的方法主要就是干预儿童的。就是他不会什么,我们就想办法把它切分成细节性的东西,然后努力教会他什么。这样的一个做法,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是教会了小孩子某些技能,但是他在这个过程里很可能是损及亲子关系的。因为父母在教会孩子技能的这个过程里面,心态可能不一定那么好。对于我来说,我要做的工作最主要的干预的点是放在父母身上的。就是放在父母身上是有两大方面。




第一个方面呢就是说父母的要心态好,我说父母要对小朋友笑,他笑不出来怎么办?我开出的处方很容易,但是从心态上我必须要支撑他能够做到这一点。




另外一个呢就是说从细节上,你要读懂这个小朋友,虽然说亲密遥不可及,但是实际上你有可及的那个部分能看到吗?有很多小朋友实际上是给了你信号,只不过他的信号比较微弱,你要读懂他给你的这个信号。比如说他有的时候到你面前的时候晃一圈,也许是他想要什么,那你可能就要有一个提示,那这个亲密在什么地方能建立起来?




比如说在我那个咨询室里,他就想关那个窗,他就想把窗户拉下来,在拉下来的过程中如果他不会的话,你就稍微帮他用一点点劲,他就觉得你是帮忙的,下回他就来找你帮忙。我们咨询室里面当初那个大的那个沙发有靠背,然后靠在墙上,那小朋友就想在靠背上走。然后这个时候你就要明白说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来了,然后那个爸爸扶着那个小朋友在那个靠背上走着。就是他会给你一些机会,你要读懂这个是机会。你不要说他在我咨询室里面捣乱,而是说他现在需要依靠我,然后他需要来求助我,然后我给他帮忙的时候,他知道他下回需要求助我。比如有的时候,小朋友要拿那个东西,你知道家长经常干的事情是什么吗?说你说那东西是什么?你说我就给你拿下来,就好像说我在逼迫你学会语言。我说不对,这个时间你要做的事情是把他抱起来,你知道抱起来是亲密,等哪一天他要拿东西的时候,他就转身让你抱。其实你已经赚了,就是你要知道在这些细节里面,其实都是在不停地寻找那个亲密的点。然后在这些地方如果你能切入的话,能跟他建立关系的话,他觉得父母是可依赖的了,那最后这个亲密关系就有可能在这样的那个过程里一点一点地恢复。






与自闭症儿童相处会有危险吗




申作宏:



下面我想提一个关于自闭症的社会性话题。有一些人通过影视作品对自闭症有所了解,但实际很多人对自闭症是一种怎样的病并不是特别了解。因为不了解,所以存在一些误解、误会。我曾经看过一篇新闻报道,讲的是北京大学六院想和北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幼儿园合作,让一些自闭症儿童和其他孩子一起上幼儿园,一起学习,但是当时很多家长就出来反对。这些父母担心,自闭症孩子是不是正常儿童,会不会侵犯其他孩子?自己的孩子在这个幼儿园里上学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受到攻击?当时这个事情争议特别大。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请问两位老师,自闭症儿童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生活的话,有这种冲击性或者说危险性吗?






易春丽:



这个事情很难说。一般来说,大部分自闭症儿童可能都不具有危险性,但是也不排除有一部分儿童有攻击性,尤其是我在做咨询的时候。有些儿童的攻击性很可能还是康复期里的一个表现。我做咨询比较支持融合教育,就是说让自闭症儿童去上正常的幼儿园、正常的小学,这样他们看到的都是正常人群,参照系是正常的,将来可以学习的人群是正常的。所以我不建议说把自闭症儿童单独放在一起。他们应该进入那样一个融合教育的人群。




因为我咨询的家长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在做咨询时非常强调两点:第一,这个小孩不能伤害别人,第二,他不能伤害自己,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孩子的攻击性比较强的话,我会建议家长把孩子带回家休整一段时间,就是说过一段时间,有可能这个攻击性就会下去。你进入那个人群的时候,你也要保证那个人群的安全。你自己有问题的话,不代表说就可以侵犯别人,别人就有义务去承担这样一个责任。但是总体来说大部分的小朋友是比较退缩的,他们并不是那么有攻击性的。




如果有攻击性的话,那家长还是要优先寻求咨询。不是说要求幼儿园的其他群体来容忍你、宽容你的这个攻击性,有攻击性的话还是要处理的。我另外说一下,我们偶尔会看到自闭症儿童有这种攻击性,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自闭症儿童实际上是容易被霸凌的群体。他们被伤害的机会其实是非常多的,尤其是小学、初中阶段,他们无论在言语上还是在身体上都可能被攻击,所以他们的很多心理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样的攻击造成的。这个还是更需要我们注意的。关于这个问题,周婷老师查了很多文献,能看到这样的一些信息。






周婷:



对,确实是在很多的文献当中,研究者都会强调说,其实自闭症的孩子,他们在社交当中是比较容易成为被霸凌的对象。他们遭受到攻击和打击之后,他们的应激反应也要比一般的孩子更强,甚至说在学校发生的一些霸凌事件,会成为他们后续心理问题的一个原因。这会成为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焦虑等问题的一个原因。所以这也是我们在咨询当中需要去注意的。



自闭症儿童家长的心理压力




申作宏:



其实我觉得刚才大家听两位老师介绍也知道,就是自闭症儿童是值得社会关注的,值得社会关怀的。当时我在看《星星的孩子》的时候,看到孩子的妈妈受到了那么大的压力,那么痛苦。我觉得可能很多看过的人都和我一样,当时不自觉地就流下了泪。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这样的孩子,那么父母承受的这个压力、痛苦确实是不可估量的。其实不但这个孩子需要关怀,家长也会因此有很大的心理压力需要排解。我想问易老师在给自闭症儿童做咨询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自闭症儿童的家长也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对于他们的心理健康你能不能给一些建议?






易春丽:



父母肯定会有很多压力的。很多父母听说需要给孩子排查自闭症以后,直接就崩溃掉了。有空大家可以看一下自闭症家长写的一些东西。很可能他们得知自己的孩子是自闭症以后,他们自己也PTSD了,也出现创伤后应激综合征了,然后整个状态就不对了。在这种状态下,其实他们是养不好孩子的。如果你自己是抑郁的,你的情绪不好,你焦虑,那孩子是能读懂的,即使他自闭,他还是能体会出来你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在做咨询的时候会努力让家长先把自己的情绪搞好。你的情绪比较健康,小朋友才愿意靠近你。




很多家长有一种心态是,最好咨询师把这孩子弄好了,你给我个好孩子,然后我的情绪就变好了。如果你抱有这种希望的话,那绝对是会让你再创伤一遍的。你才是养孩子的那个人。你是一天24小时可以跟他在一起的人,咨询师不适合。训练师也不是。我们只有每星期一个小时和孩子在一起,但是父母是和孩子时时刻刻泡在一起的。我们可能更多的还是要关注父母的心理健康,但是这个是专业咨询的事情了。提到关注父母心理健康的话,我们还是要推荐一下我们的上一本书《重建依恋:自闭症的家庭治疗》,大家可以看一下。




我不认为家长自己绝对能把自己的心态搞好,有一些家长还是要自己去寻求专业心理咨询的,可以是家庭治疗或者个体治疗。专业人士的帮助对家长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好处,这很难说到底是在哪一块。如果咨询师大体上能知道自闭症是怎么治的,基本上他去处理那一块的东西可能效果还挺好。很多家长有一个错误的期待。你们觉不觉得,如果让你们花钱去学怎么做亲子沟通,你们不一定愿意。但是如果让你们花300块钱给孩子学怎么弹钢琴,你们会愿意。很多家长都是这样,他们会觉得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孩子身上才是刀刃上。不对。父母身上可能才是刀刃上,你是好父母才会有好的依恋关系。你没把自己搞好的话,你花的钱其实是达不到那个效果的。






申作宏:



最后一个问题,咱们还是回到这本书上来。当时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特别有同理心。我在想,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有自闭症或其他的心理问题,那么会怎样?这本书真是戳到了家长的痛点。我想请问两位老师,你们写这本书,当然会对自闭症干预治疗有一些帮助,那对一般读者来说,读这本书会有什么帮助和启示?






易春丽:你先说说你看完书什么感觉?



周婷:其实对我自己来说是肯定有帮助的。我们家小孩现在才两岁多一点,我的这个育儿过程应该就是以易老师的这本书的理念为基础的。确实启发非常大,因为这本书最核心的东西是说父母怎么跟孩子去建立一个好的依恋关系,它不仅限于这个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对于正常孩子的家庭,在正常的育儿过程当中,都是有很强的适用性的。从我自己的体验来看,我就觉得当你有这本书作为这样一个指导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在育儿的时候你会没有那么焦虑,会提醒自己不要把这个或那个要求放在第一位,会提醒自己更多地给予孩子无条件的积极关注。你会更加注重亲子关系的培育。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也会体验到更多的情感上的回馈。我觉得对于普通的家长来说,你在养育孩子的过程当中,同样可以参考这本书当中一些很细节的东西,包括你怎么跟孩子去互动,你怎么去说、怎么去做。这本书也有一些理念上的东西,就是一种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它是适用于所有家庭的。






易春丽:



我说一下,这本书还没有成书,所以我讲一下第一本书的情况。我最开始推第一本书的时候,我的很多学生买了。应该买了一两千册。他们并不是自闭症小孩的家长,他们就是普通的家长。他们看完以后会觉得对他们育儿其实是有指导意义的,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会给亲戚送一本。有一个人跟我说,他们那个同事在他那儿就看了1/3,然后就网上订了一本给家里寄回去了。还有一个人说她也不怎么养,她妈帮她养,于是她就订了一本给她妈看。你会发现那好多时候这种亲密感对于正常儿童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家长经常有一个错误的认知是什么?他们认为,我管教孩子,让他有礼貌让她怎么怎么样,然后有规矩,这才是养育。不对,真正的养育是建⽴在亲密关系之上的,然后才去定规矩、去校正,这才是正确社会化的过程,否则的话你所有的校正都是在损关系,如果没有亲密的依恋关系做支撑,那么教规矩的社会化的过程只剩下是破坏亲子关系。

 

申作宏:谢谢两位老师。这本书是中国的学者提出的治疗自闭症儿童的一种方法,和西方的学者提出的西方理论不同。对这本书我们还是充满了期待,今天谢谢两位老师的分享,也谢谢各位媒体朋友和在座的听众,谢谢大家。今天的分享会结束,谢谢!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世图心理”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ZTuNL8m_8n-MxdLskjtVA

责任编辑:左果果

审核人:翟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