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悲伤,人格特质与情绪管理策略如何分别预测情绪体验

发布时间:2019-04-02   浏览次数:41


PID:应对悲伤,人格特质与情绪管理策略如分别预测情绪体验 |





    本文是针对论文《Coping with sadness - How personality and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differentially predict the experience of induced emotions》的解析,该论文2018年发表于《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PID》)上,该论文的作者包括:Sebastian SchindlerJan Querengässer



研究背景



    应对负面情绪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是一项挑战,从童年开始,这项挑战将伴随我们一生。诚然,一件关键性的负性生活事件将对我们的生活造成持久的影响,包括其中的负性情绪都有可能长久的折磨我们。然而个体的不同导致我们在应对负面情绪时也会有不同的方式,一些人在历经负性生活事件时,所感受到的负性情绪就是会比其他一些人更为强烈一些,甚至于情绪的感受也更为频繁,影响更为深远重大。



    人格特质,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特质。经过大量研究证实,稳定的人格特质能够预测人们的行为与表现。不同于生活满意度评价等,人格特质当在两个周期内重复测评时是具有高度稳定性的。因此本研究的研究者想要从人格特质入手去检验其预测情绪体验的结果。



    情绪管理,指的是人们如何应对情绪。成年人的情绪管理能力常被视为一种特质并加以研究及测评。即使是无意识的小习惯都存在个体差异,情绪管理当然也存在个体差异。就比如说,曾患过抑郁症的个体更倾向于抑制情绪表达,而抑制情表达,对减少负性的悲伤的情绪体验是相当无效的一种策略。除此之外,相对于控制,保持悲伤情绪,他们更倾向于选择暴露于刺激中。



    关于情绪管理策略,人格特质,情绪状态三者交互关系的研究并不多。在本研究中,研究者期待悲伤情绪能够导致自我报告性的外倾性的减少以及神经质得分的增加;在中立状态下测量的神经质能够预测感受悲伤的易感性;研究者还将检验情绪管理策略对易感性和自评悲伤情绪缓解的影响。





研究过程



    研究被试:来自于Bielefeld University82名学生,通过参加实验研究获得课程学分,并在参加实验研究之前获得知情同意书。其中一名学生被试中途退出实验,剩下的81名被试,平均年龄为24.19岁,其中68名被试是女性。



    研究过程:每一名被试都要参加两次实验,两次实验的间隔为一个月。在开始完成问卷之前,被试需要回答一个问题“现在我感受到强烈的悲伤”,然后从0(强烈不同意)到6(强烈同意)进行与自身实际情况相符合的评分。在完成问卷之后,被试需要再一次回答“现在我感受到强烈的悲伤”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悲伤易感性指标问题,前后分别标记为NI/S1N2/S2S1S2的差异用于计算体验悲伤情绪的缓解程度。



实验过程详细过程图



    研究工具:德译版本的NEO-FFI用于测量大五人格。这个问卷包含60道题目,对于大五人格的五个维度(尽责性,外倾性,经验开放性,神经质与宜人性)分别进行了考量,一个维度包含12道题目,0(强烈不同意)到5(强烈同意)的评分方式。



    德译版本的Emotion Regulation QuestionnaireERQ)用于测量情绪管理策略。这个问卷包含10道题目,0(强烈不同意)到7(强烈同意)的评分方式。





研究结果



大五人格与情绪管理策略交互关系





     研究者检验了情绪管理策略与神经质如何互相影响,以及怎样被悲伤情绪影响。当悲伤时,自评性的外倾性得分会减少,神经质得分会增加。相反,神经质能够预测感受悲伤的易感性。当人们在经历负性情绪的时候,习惯性的会用一些情绪管理策略去处理自己的情绪,研究者检验了认知再评价的使用以及表达抑制是如何影响悲伤易感性以及悲伤缓解的。结果表明,表达抑制并不会减少悲伤的体验,而认知再评价与悲伤缓解积极相关。以及情绪管理策略并不预测感受悲伤的易感性。



不足与局限



         1.虽然人格特质不会经常变化,但是悲伤以动态的方式影响认知,并且,在经历负性情绪时,人格特质与情绪管理策略这两个变量并不能解释到所有的变数,因此需要还需要更为系统动态的去考虑。



          2.NEO-FFIEmotion Regulation QuestionnaireERQ)这两个量表的顺序,以及量表题目的顺序一直保持一致。在往后的研究中,可以打乱量表的题目顺序避免记忆偏见。



         3.尽管在实验中有专门设计的唤起悲伤情绪体验的材料,然而现实生活中,毫无疑问,关键性的负性生活事件将带来比前者更为强烈的情绪体验。



参考文献:

Coping with sadness - How personality and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differentially predict the experience of induced emotions.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18).Sebastian Schindler,Jan Querengässer.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唧唧堂”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IlKV58J5Gu_agbuq-LT4g

责任编辑:左果果

审核人:辛勇